您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两性健康 > 正文

忘记的无奈

忘记的无奈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之所以会这么让我难以忘怀,只是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我身上.  我的爱情改变了……

  太阳的余光在火烧云笼罩下慢慢变成深紫色,……又一个夜晚降临了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诗意,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冥冥中早已注定这夜会发生些什么.

  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暖,一直轻轻握着我的手,拉着我走.我们穿过了西安美院后面的小胡同.墙壁上的班班驳驳的图案向外散发着一股怪异的艺术气息.走过那不足百米的胡同就是一个个铺面连成一片,让我胃口大开,热闹非凡的小吃街了.可是今天,我的心思并不在那些美食上.这将是我独自来西安旅游渡过的最后一个夜晚了,也是他第一次能一整夜陪在我身边的一个夜晚,对于我来说,那很特别,说不出为什么,但是心底有些莫名的激动……

  他瘦……一个非常消瘦,大眼睛,长发披肩的大男孩,虽然并不是很帅,但是他大大的眼睛里透出了一种纯净和骏朗.让我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都会有想触摸它灵魂的欲望.他是来接我回北京的,在外面玩了一个星期,我能隐约感觉到他很不放心我一人在外,也许因为这样他才会跑来接我回去的.如此温柔.我喜欢他,甚至可以说是很喜欢他……这么想着,我似乎有点兴奋过头了,心跳快的让我有些难受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在旅馆过夜,这一夜又会怎样度过?隐约中我抗拒却也期待着会发生一些事情,我实在想不了太多事情,现在的我越来越乱,但感觉却越来越强烈,理性已经悄悄离开我的脑子……

  温泉宾馆是很简陋的6层小楼,旧式建筑上岁月的痕迹显得特别的煽情,让我想起那部叫2046的电影.不禁陶醉起来.……夜深,透过青纱依稀能看见皎洁的月亮,浴室里他沐浴时哗哗的水声,透过那扇薄薄的门,敲打着地面让人心慌.我知道我考虑一些我不应该有的念头,这让我感到堕落和羞耻,但我却无法抗拒,我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,直到无聊的对白能够淹没那些让人心痒难熬的水声.这让我稍微镇定了一些.

  两张单人床,两个柜厨,两个床头灯,这是一个多么标准的双人客房啊,我的心脏让我的脸烫了起来,我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……

  “小简,把我书包里的香皂给我好吗?旅馆这个根本就不能用啊,又小有不好用,”峰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.

  “好…好的!”我急急得应了一声.只是这个“好”字差点把我噎得背过气去.

  走到浴室的门前,我愣了许久,没能说出话来,他似乎已经感觉到我在外面,慢慢的,浴室的门打开了一条缝,我傻傻的看着他的眼睛,想先说些什么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他疑惑的目光却似乎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,微微一笑,那只纤瘦却强壮的手把我拉进了浴室,我惊愕了,甚至忘记了要夺门而出.我想叫,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,那近乎眩晕的感觉侵袭着我的意识……

  天啊,他怎么能这样,他紧紧的抱着我,水打湿了我的衣服,从额头滑过脊背流到脚下,我尝试着挣扎,却被他抱的更紧.

  “我爱你……!”语气那么温和,那么恳切“简,别离开我!”

  那一刻我融化了,再也无法抗拒,也再也无力挣扎下去,此时此地全世界只剩下我和这个男人.是啊,因为我也喜欢他啊,难道我们就这样开始吗?梦幻般的幸福感把我包围了,时间、空间,一切得一切都不重要了,我勇敢地抬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,那是我过去最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,他的脸慢慢靠近我,他会吻我吗?我不需要知道,我只觉得此刻我是属于他的,没有躲闪,没有抗拒,我闭上眼,这也许是一个美妙的梦,一个长久以来沉淀在我意识深处的梦,它发生着,而我现在不愿醒来,我默默的告诉自己.

  在他触及我的嘴唇时,我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他的嘴唇很暖,在疯狂的热吻中,我犹如漂浮在温暖的海洋中,任由他摆布,他轻易的除去我们之间的一切阻隔,对于只有初恋经历的我来说,这也许是我最难忘的也是最完美的回忆……

  那一夜什么都发生了.在他宽阔的怀抱里我睡着了,孩子一般.

 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们的床上,还浑身赤裸的我才从昨夜的缠绵中清醒,羞涩,甚至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,沉思中,看看熟睡中的他,我淡淡地笑了.我知道我找到了一段真正的爱情,随即却又陷入了无尽的苦痛之中……

  故事说到这里,也许很多人会觉得乏味,这的确是一个旁人看来也许过分戏剧化的爱情插曲,也许我们已经在众多爱情小说中找到了类似的情节.可是对于我来说却不是那么美好,从那天之后,我一直问自己,以后我们该怎么办呢?我的确陷入了无尽的苦痛之中.我喜欢峰,两情相悦.我们的爱已经开始发芽,可是我该如何面对我的男友呢?四年来他一直对我也很好,我也很爱他.我发誓我爱他,愿意和他长相厮守,但那一夜,我背叛了他,这已经是让我无法释怀的心结,可是使我痛苦的并不在于此,因为峰是我男友的表哥,我无法想象以后我将如何面对他们,每当想到此处我都感到如坐针毡,我想不到任何方法从深重的罪孽中救赎自己可悲的灵魂,每每徘徊在崩溃的边缘.

  曾经有人说过,每个女人心理只有一个房间,里面住着一个男人,我的心理能住下他们两个人吗?他们又如何可能在这斗室内共处呢?

  春去春又回来,

  花落花又开,

  冥冥之中 谁安排,

  原来应不应该,接受这分爱,

  结果 是悲哀.

  好不好,坏不坏,

  远不远的未来

  伤了的伤心,

  痛了的痛苦,

  是你留下的 现在,

  走了心中的,留下忘记的,

  生活本来是,无奈. ……

 

名器证明升级版上下付名器